背景:              字号:   默认

002 再吵,都给爷滚蛋!(1/2)

终于等到凤傲天临盆的日子,大殿外站着一排相貌出众,风格迥异的男子,众人面面相觑,不时地探着头看向紧闭的大殿。

“多久了?”冷千叶一身银色铠甲,面色冷然,瞧着显然是刚从外头回来。

慕寒遥冷峻的容颜微微有些松动,双手紧握着,却没有听到里头发出半点声音。

“一个时辰了。”邢无云淡淡地说道。

“无风到底是怎么回事?”顾叶峰也忍不住地开口。

“皇姑姑呢,怎得一点动静都没有?”凤胤麒焦急地摩拳擦掌,恨不得冲进去。

轩辕彧站在一旁,俊美无俦的脸庞映照在烈日的余光下,双手背在身后,默不作声。

卫梓陌抬眸看了一眼,也只是一顺不顺地盯着看着。

夜魅晞越发地难安,来回踱步了半晌,接着便要进去。

慕寒瑾上前阻止道,“有无风在,必定不会出事。”

“你倒是放心的很,也不想想,明明距离临盆还有十日,怎得突然就……”夜魅晞抬眸看向慕寒瑾,因着他也是匆匆被叫回来的,适才光顾着担心了,如今这才猛然想起什么,“说,今儿个她又不安分地跟谁闹腾了?”

夜魅晞此言一出,其他的几人皆是面面相觑,齐刷刷地将目光落在了站在角落里头的易沐身上。

易沐缩了缩颈项,尴尬地咳嗽了几声,“我只是……这不还没动呢,她就……”

“我说呢。”夜魅晞冷哼了一声,“素日瞧着你是个病秧子,便也多让着你,如今你记起来了,这病也好了,反而越发地不安分了。”

“这话我就不爱听了。”蓝璟书此刻站在易沐的身旁,抬眸看着夜魅晞,“也不想想,是谁一直缠着皇上,易沐性子软和,可也不是任人欺负的。”

难得温润的蓝璟书也有挑刺的时候,夜魅晞当然不是那等省油的灯了,此时更是拿捏住了易沐的错处,仰着头冷哼了一声,“他性子软和,也不看他的能耐,当初可是赚进了皇上的眼泪。”

见夜魅晞又开始旧事重提了,大殿内突然传来了一声尖锐地叫声,“再吵,都给爷滚蛋!”

夜魅晞连忙闭嘴,还不忘美眸一勾,瞪了易沐一眼。

易沐自知有错,如今自是不敢出声。

蓝璟书转身看着他,“皇上的性子你也是知道的,今儿个本就是她耐不住撩拨了你,你也莫要自责。”

易沐听着蓝璟书的话,这脸色变得越发地讪讪起来,在这些人当中,他的最微不足道的了,比起其他人,自然是没有特长,而自己的那点身份,也不过是让自己如今的身子痊愈罢了。

他径自叹了口气,抬眸看了一眼蓝璟书,勉强扯出一丝比哭还难看的笑容,“我无妨,只是担心皇上。”

“她那中气十足地叫声,想来是不妨事的。”轩辕彧直白地说道。

“是啊,皇上不会有事的。”慕寒瑾此刻也温声说道。

夜魅晞最不耐烦的就是慕寒瑾,想当初他被凤傲天独宠的时候,就是慕寒瑾趁机钻了空子,虽然后来发生了太多的事情,不过如今再次相处下来,总归还是存着不服气。

表面上,几人和乐融融,平静无波的,实则,也分了派别的,有安静温润的,蓝璟书、慕寒瑾跟易沐,是一起的,有招之则来挥之则去的,冷千叶与慕寒遥二人,也有木讷单纯的,顾叶峰与无风,还有总是打翻醋坛子的,夜魅晞与卫梓陌,再加上猫公公跟邢无云,也有静观其变的,无风跟轩辕彧,而里头闹得最欢的便是的打翻醋坛子跟安静温润的。

寝室内,猫公公急得团团转,盯着无风瞧着,又坐在凤傲天身旁,瞧着凤傲天满头大汗,脸憋得通红,咬着唇就是不肯叫出来,他急的地红了眼,“主子,您就叫出来吧,实在不行,咬着奴才的手也成,可不能憋坏了。”

凤傲天朝着猫公公翻了个白眼,“羊水还没有破呢,我叫什么?”

猫公公一愣,自然是因为太过于担心,故而失了方寸。

无风坐在一旁,瞧着镇定自若,其实这心里也跟着在打鼓,担心不已。

凤傲天咬了咬唇,接着说道,“生孩子是急不得的,我有分寸。”

“主子,您要是有分寸,也不至于闹腾……”猫公公也跟着嘟囔起来,心里头泛着酸水。

凤傲天侧眸斜睨了一眼他,“你也想滚出去?”

“主子,奴才错了。”猫公公连忙压低声音,不敢出声。

无风淡淡地看着凤傲天,“你是太着急了。”

“着急什么?”凤傲天想起一个时辰之前的窘迫,尴尬地咳嗽了几声,“谁知道那花架不稳当的,这还没怎么动呢,结果就倒了。”

“主子,您放心,奴才已经命人重新弄好了,这次保准倒不了。”猫公公连忙笑着邀功道。

无风忍不住地咳嗽了几声,“你还想让她再躺在这里?”

先看到这里,把此书加到书签

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页
他们都在读: 条顿骑誓仙踪剑影无尽的遗落伪婚契约穿越的神将人皮信