背景:              字号:   默认

第八十五幕 踪迹IV(1/2)

目光所至,熊熊烈焰分开一条路径,伴随他的前进,火光在剑刃的锋面中跳舞。

“...”

像是注意到,眼魔首的视线停在利奥所在,数不清的瞳孔一阵阵收缩。

等到他走到跟前,眼魔首没有多余的动作,大部分眼睛关闭,仅留下寥寥阴郁的几只睁着。

“?”

很快,利奥注意到一些紫色的细线在眼魔首背后环绕,通过火焰之眼,他发现它背后睁着一双蓝色瞳孔的眼睛,还有一道怪异的裂缝,像诸多沉睡的眼睛中藏着的一张脸。

一些魂质碎片伴随细线颤抖剥离脱落,显然它并不平静。

双方都感到吃惊。

“命运仍在戏弄我这样的凡人,她究竟想要我做什么呢?”

怪异的脸率先打破沉默,熟悉的瑟薇塔帝国语,像是在感叹,这张脸和眼魔首看似一体,却是分开的。

“只有活下来,才能做更多的选择。”

它低声继续说道,“我做到了,必须这样做。”

利奥清楚,自己已不必询问对方是污蚀还是人类这般的问题。

利奥抛出他关心的问题:“湖岩城的其他人呢,有没有活下来?”

“...”

尽管不清晰,怪异的脸仍露出近似困惑的表情,很快恢复平静。

它像是想通什么,问道:“你不是帝国圣都的人,你为什么要来这里?”

对方的话让利奥挑了挑眉,他想了想,随后接过话头。

“我是旅人,来找重要的人。”

这般回答让怪异的脸似乎凝固了几秒,它有些困倦地眯起眼睛,表情渐渐被冷漠取代。

“你见证了盛罗耶教所的毁灭。”

它顿了顿,语速加快。

“荣誉不再,信仰消散。”

“克因罗(姓名)的生命和意义结束了。”

没有咬牙切齿,没有愤怒,只有一种近乎麻木的情绪。

利奥开始觉得这似乎名叫克因罗的人和污蚀也没有太大差别,不过他还剩一点耐心。

“我问你,活下来的其他人在哪里?”

意识到对方的执着,回答利奥的先是一阵清晰的笑声。

怪异的脸微笑残留,平复气息,“平民逃往森林,贵族去向魔法之门,人们都有各自的计划,但毫无意义。”

它声音转冷,“森林遍地是泥沼和恶心的赖皮怪,内外城联合数十个传送门被篡改坐标更是去往地狱,人们争先恐后地奔向死亡,这从一开始就不是灾难...是那位帝国星守骑士所说的精心阴谋。”

它瞥了利奥一眼,不知为何好像没有隐瞒。

“你无法想象,外城两大教所,佣兵盟会,内城贵族联合会,湖岩城军厅,法术议会,那么多的上位者被怪物侵占,被取代变成更可怕的东西,为这场阴谋推波助澜。”

听上去很容易理解,作为盛罗耶教所的重要人物,克因罗也因此遭殃,却又极为幸运地保留了自我。

利奥内心一动,以当时的情况,内城远比外城危险,忧诺和琪萝西的生机也许会更大一些。

“没错!这该死的阴谋...”

怪异的脸变得有些扭曲,低声咒骂着,紫色的雾气渗出,“我现在明白了,我告诉这丑陋的家伙应该留在这里,太可笑了!”

“我要离开这,这里...也许,有其他的办法...”

它自语着,那些闭合的眼睛接连睁开,时不时看向前方的利奥,好像有些困惑,又好像有些不安。

先看到这里,把此书加到书签

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页
他们都在读: 伪婚契约穿越的神将人皮信重生大阪龙与魔法师神知的命运